閱讀本文,證明您就是網路的參與者。我們可以撰寫這個部落格供您閱讀,而不必操作伺服器或撰寫一行程式碼,這真是了不起。一般而言,現今的網路能夠讓我們參與的事情,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多。

去年,我們提到了網際網路的下一階段會是永遠連線、永遠安全、永遠私人。今天,我們深入探索網路的類似趨勢,並稱之為 Web3。在此部落格中,我們將會開始在網路演進的脈絡下解釋 Web3,並說明 Cloudflare 將會如何協助提供支援。

從網路 1.0 到網路 2.0

Tim Berners-Lee 先生 1989 年撰寫影響深遠的文件 “Information Management: A Proposal (資訊管理:一份提案)” 時,他將「網路」的願景概述為透過超文字互連的資訊系統網路。這通常被理解為網際網路,也就是供網路運作的電腦網。對這種網路的關鍵實際需求,包括能夠以分散方式透過遠端機器存取網路,並允許系統連結在一起,不需要任何集中控制或協調。

The original proposal for what we know as the web, fitting in one diagram - Source: w3
對於廣稱為網路之物的原始提案,以一圖表說明 - 來源:w3

此願景落實變成網路的初始版本,其中包括透過分散式伺服器網路傳遞,並主要以唯讀方式從用戶端存取的互連靜態資源——也就是「網路 1.0」。根據來自 World Wide Web Wanderer 的資料,網站數量的增長幅度在 1993 年採用 Mosaic 圖形瀏覽器後 2 年內,超過 1,000%;網路的使用量也隨之攀升。

2000 年代早期是網路成長的轉折點,也是發展關鍵期,因為在網際網路泡沫後,對網路的懷疑不斷加深,存活下來的技術公司在這樣的氛圍下,演變為以新的方式向客戶提供價值:

  • 像 Netscape 這類桌面瀏覽器成為商品,為搜尋引擎這類探索內容的網路原生服務鋪路。
  • 網路的效應最初是由 Yahoo! 等目錄網站上的超連結驅動,並藉著可讓使用者參與並運用集體智慧的平台而激增,例如評論網站。
  • 透過網際網路活動產生了大量資料,人們逐漸意識到其競爭價值,迫使公司成為資料庫管理專家。

O’Reilly Media 打造了網路 2.0 的概念,嘗試在設計原則中捕捉這樣的轉變,這顛覆了網路的可用性和互動性,並在之後將近二十年中,持續成為網際網路公司的核心建構組塊。

不過,在網路 2.0 轉型當中,網路遠離了其初始的核心宗旨之一,也就是分散化。

分散化:不需要由中央授權以取得任何權限,即可在網路上發佈任何內容;沒有中央控制節點,因此沒有單一失效點……也沒有「緊急停止開關」!
— History of the webWeb Foundation

網際網路的新典範

因此 Web3 應運而生。過去二十年證明了:建立可擴充的系統及分散化的內容是一項挑戰。雖然存在建置這類系統的技術,但沒有任何內容平台可以實現大規模的分散化。

有個著名的例外:比特幣。比特幣的概念出現在 2008 年的白皮書 (由 Satoshi Nakamoto 撰寫),是一種分散式總帳,稱為區塊鏈,其設計讓同級間 (P2P) 網路可以透過公開、一致和防篡改的方式交易。

這句話涉及的內容很廣。我們一個詞一個詞加以解析:

  • 同級間(P2P) 網路是一種網路架構。這由一組電腦組成,它們稱為節點,可儲存並轉送資訊。每個節點具有同等的權限,防止某個節點成為單一失效點。在比特幣的例子中,節點可以傳送、接收並處理比特幣交易。
  • 總帳是記錄交易之帳戶的集合。對於比特幣,總帳會記錄比特幣交易。
  • 分散式總帳是在多個電腦之間共用且同步的總帳。這透過共識產生,因此每個電腦都具有類似的總帳複本。在比特幣的案例中,共識流程透過 P2P 網路執行,亦即比特幣網路。
  • 區塊鏈是一種分散式總帳,在「區塊」中儲存資料,這些區塊加密連結在一起,成為一個保留其時間順序且不可變的鏈。比特幣運用區塊鏈技術建立共用、單一來源,紀錄交易真相以及其發生順序,藉此避免雙重支付的問題

目前比特幣其網路中有超過 40,000 個節點,每天處理的交易金額超過 $300 億,顯示透過分散方式大規模執行應用程式是可行的,且不必犧牲網路安全。這啟發了其他區塊鏈專案的開發,例如乙太坊,它除了用來交易,也允許參與者部署證明可以在其中每個節點執行的程式碼。

現今,這些可程式化的區塊鏈被視為理想的開放、去信任平台,可作為分散式網際網路的基礎結構。有將近 7,000 個分散式應用程式 (亦稱 Dapps) 架構在其上,是正在成長中的豐富生態系,不依賴任何單一實體即可使用。讓這些程式有更大的彈性,可以在所有司法管轄區內為其使用者提供最佳服務。

網路是為了終端的使用者

分散式系統本身就與集中式系統不同。不應以相同的方式來思考兩者。分散式系統讓資料及其處理過程不由任一方進行。這提供了耐用性,對公司來說很實用,但對 P2P 網路也很實用,因為資料可以保留在參與者手上。

例如,若要依照傳統方式託管部落格,要會放上伺服器,使其曝光於網際網路上 (透過 Cloudflare :D),就結束了。如今,您的部落格會託管在平台上,像是 WordPress、Ghost、Notions 甚至是 Twitter。若這些公司服務中斷將會影響更多人。若採用分散方式,例如透過 IPFS,就可以透過不同實體操作、在多個位置託管並提供您的部落格內容。

Web 1.0
Web 1.0
Web 2.0
Web 2.0
Web3
Web3

網路中的每個參與者都能選擇要託管/提供什麼,也能成為不同內容的本地。與您的本地網路類似,您可控制共用的內容,而不用分享一切。

這是分散式身份識別的核心宗旨。相同的加密原則構成了加密貨幣 (例如比特幣和乙太坊) 的基礎,許多應用程式運用這些加密原則,提供安全的跨平台身分識別服務。這基本上與 OAuth 2.0 等其他認證系統不同,在其他認證系統中,必須聯繫受信任的一方,才能評估身分識別。「登入 <大型雲端供應商> 」的按鈕體現了這種作法。這些雲端供應商是唯一具有足夠資料、資源和技術專業者。

在分散式網路中,每個參與者都有一個祕密金鑰。之後他們可以用來識別彼此。您可以在上一篇部落格中瞭解這個加密系統。在的 Web3 設定中,網路參與者擁有自己的資料,他們可以選擇性與互動應用程式分享這些資料。參與者也能利用此系統證明他們彼此之間的互動。例如,若同事發給您分散式身分識別 (DID),則您之後可以證明您已透過此同事註冊,不必再次聯繫該名同事。分散式身分識別也能作為公開設定檔的預留位置,參與者同意使用區塊鏈作為信任來源。這就是 ENS 或 Unlock 等專案提供的內容:一種線上驗證您身分的方式,奠基於您對公用金鑰的控制。

這種透過共用的信任來源證明所有權的趨勢,是 NFT 盛行的關鍵。之前我們在部落格裡討論過 NFT。區塊鏈式 NFT 是傳達所有權的媒介。區塊鏈可以公開驗證並更新此資訊。若區塊鏈陳述我所控制的公用金鑰擁有某個 NFT,則我可以在其他平台提及此內容,以證明擁有權。例如,若我在社群媒體上的個人檔案圖片是一隻貓,我可以證明上述的貓與我的公用金鑰相關。其中的意義取決於我想要證明的內容,特別是透過 NFT 合約增生。若您想要瞭解 NFT 合約的運作方式,可以自行建置一個

Cloudflare 在 Web3 扮演何種角色?

Cloudflare 迎向分散化和隱私的挑戰,這是我們任務的一部分:協助打造更好的網際網路。

上一則貼文中,Nick Sullivan 說明了 Cloudflare 對於實現網路隱私的貢獻。我們啟動方案,透過 Encrypted Client Hello (ECH) 修正 HTTPS 中的資訊洩漏,支援 Oblivious DNS-over-HTTPS (ODoH) 讓 DNS 更具隱私性,並開發 OPAQUE,降低發生密碼外洩的可能性。我們也發佈了資料本地化套件,讓企業能夠控制資料儲存位置,而且不犧牲效能和安全性,協助企業掌握不斷演變的法規態勢。我們甚至建置了隱私保留證明,基礎是相同的零知識證明技術,這是 ZCashFilecoin 等分散式系統的核心。

想到已經有方法可以改變網路,以改善使用者體驗,就讓人覺得興奮。不過,在這令人興奮的基礎結構上建置,還存在一些限制。因此 Ethereum 和 IPFS 等專案建置了自己的架構。它們還是依賴網路,但不是透過我們所知的網路來運作。為了順利轉換,Cloudflare 運營分散式網路閘道。這些閘道味 Web3 通訊協定提供 HTTP 介面:Ethereum 和 IPFS。由於 HTTP 是我們今日所知的網路核心,因此分散式內容可以安全且輕鬆地被存取,使用者不需要操作實驗性軟體。

下一步是什麼?

邁向不同的網路的旅程很長,但也令人期待。過去二十年建立的基礎結構真的讓人驚豔。網際網路和網路現在是 46 億人生活的一部分。同時,前 35 名網站的造訪次數,比所有其他網站 (大約 2014 個) 加起來還。使用者對於資料的控制程度更低,也更依賴少數幾個大型單位。

早期的網路是靜態的。隨著網路 2.0 出現,提供我們日常使用的互動和服務,其代價就是集中化。Web3 的趨勢就是試圖挑戰這種情況。建立在開放通訊協定上的分散式網路,讓網路使用者有權力參與。

在 Cloudflare,我們擁抱這樣的分散式未來。運用我們執行最大的邊緣網路之一所得到的知識和經驗,我們能讓使用者和企業更輕鬆地從 Web3 受益。包括運營分散式網路產品套件,促成開放標準推動隱私權更上層樓

若您想要和我們一起,協助打造更好的網路,我們正在招募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