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们的利益相关者:

Cloudflare 成立于 2010 年 9 月 27 日,也就是十年前的今天。从某种程度上讲,回首过去十年走过的路颇有挑战,因为我们当中许多人有了根本性的变化。十年前刚成立时,使用我们服务的网站只有数千,我们狭小的办公室设在帕洛阿尔托的一家美甲沙龙楼上,团队成员不足十人,而数据中心地点也只是一手之数。

2010 年摄于我们帕洛阿尔托第一间办公室的外面。由 Ray Rothrock 拍摄。

随着公司发展壮大,我们很容易会拘泥于为开发人员和小型企业网站提供加速和保护,看不到更广阔的前景。但是,正如今年所呈现的清晰画面,我们生活的许多方面都依赖互联网:获取公共信息和服务、完成工作,与亲友保持联络等,而且越来越多地将互联网用于教育孩子、订购食品杂货、学习最新的舞蹈动作,等等。互联网是我们日常活动的基础,而 Cloudflare 帮助建设更美好互联网的使命似乎每一天都显得更加重要。

随着时间流逝,Cloudflare 已从一个纯粹的想法变成了为数百万客户提供支持的全球最大网络之一。因为我们的网络具有灵活且可编程的设计,我们的能力也随着时间推移而成长。如今,我们为互联网提供端到端保护,囊括了公司的基础结构,以及寻求更快速、更安全、更私密连接的个人。我们的可编程全球网络是我们目前所能实现的一切的中流砥柱。

每年更新创始人来信

距离 Cloudflare 上市大约也有一年。当时,我们给潜在投资者写了第一封创始人来信。我们认为,在这我们当做生日的一天,回顾过去一年乃至十载的历程,并开启每年 9 月 27 日更新原始创始人来信的传统,是一件特别有意义的事。

2019 年 9 月 13 日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敲钟上市。

对于我们的业务来说,这是非凡的一年。自 IPO 以来,我们新客户扩张速度创了记录。这样的增长既来自于扩大来自现有客户的业务,也来自于赢得新客户的新业务。

在财富 1000 强企业中,付费使用一项或多项 Cloudflare 服务的所占比例从我们上市时的 10% 上升到如今的 16% 以上。根据 W3Techs 的数据,整个网络上使用 Cloudflare 服务的网站,从去年占据前 1000 万网站的 10.1% 增长到如今的 14.5%。(根据所服务的网站数量,排名第二的 Amazon CloudFront 在同一时期从 0.8% 增长到 0.9%。)

作为每年庆祝生日的传统,我们通过发布新产品给市场带来惊喜,以新的方式扩展任何人使用我们网络的方式。我们将这当成回馈互联网的礼物。例如,我们在三年前推出了名为 Workers 的边缘计算平台。仅仅过了三年,如今已有数十万开发人员使用 Workers 构建应用程序,而且我们相信其中许多应用程序是无法通过任何其他平台构建的。

今年,我们再次通过发布一系列产品来扩展 Cloudflare 的功能,并希望给互联网带来惊喜。其中令我们特别兴奋的一款产品将给予 Workers 新的数据模型,让开发人员能够在这个平台上构建更加复杂的应用程序。

COVID 之年

回顾过去一年,不可能看不到 COVID-19 疫情对我们业务、客户、员工,以及我们更大社区中朋友、同仁和亲人的影响。但若想想自 Cloudflare 上市以来我们团队有大半时间在远程工作,这也令人振奋。

2020 年原本要举办奥运会,但与其他大型活动一样因为 COVID-19 而停办。八年前 Cloudflare 只有两岁时,万维网之父 Tim Berners-Lee 从 2012 年奥运会开幕式发出一条信息,称互联网“是全人类的”,而互联网为所有人而存在这个理念仍然是当今 Cloudflare 精神的重要组成部分。

Eight years ago, when Cloudflare was just two, the creator of the World Wide Web, Tim Berners-Lee, sent a message from the opening ceremony of the 2012 Olympics. That message read “This is for everyone” and the idea that the Internet is for all of us continues to be a key part of Cloudflare's ethos today.

当我们成立 Cloudflare 时,我们希望使我们眼中仅面向最富有和最注重互联网的组织的技术实现民主化。我们看到了一个机遇,可以使所有人(从个人开发人员到小型企业,再到大型公司)都能获得当时只有 Google、Amazon 和 Facebook 这些巨头才能得到的那种速度、保护和可靠性。

回馈互联网

十年来,我们一直面向所有人推出通常领先于业界的最新技术。因此,员工、个人、开发人员和客户纷纷使用我们的平台。互联网属于所有人;我们也已证明,只要一个企业致力于为所有人(无论规模大小)提供服务,定能大获成功。

Steve Jobs 在 1988 年说的话仍然能引起共鸣:“如果要发起变革,就必须增大每台电脑的最小公分母。”尽管我们不出售电脑,但我们认为这是对的:使功能民主化很重要。

看看 DDoS 攻击的祸害。既然 DDoS 攻击对所有规模的公司都是灾难,为什么缓解 DDoS 攻击需要承担很高的成本?不应如此;我们通过优化业务,使其对我们而言不那么昂贵,并将成本效益通过非计量 DDoS 缓解服务传递给我们的客户(那是我们三年前庆祝生日周时推出的又一项功能)。

2014 年的生日周期间,我们推出了 Universal SSL,为所有 Cloudflare 客户免费提供曾经昂贵又困难的加密服务。就在发布的当周,我们将加密网络的规模扩大了一倍。不久之后,我们推出了 Let’s Encrypt。两者相加,我们将加密技术引入到 90% 以上的网络,并使浏览器中的那个小挂锁成为人人负担得起并且应该期待的东西。

根据 Google 报告,通过 HTTPS 提供的网站的比例。

在客户需要时伸出援手

今年 1 月,我们推出了 Cloudflare for Teams。该产品旨在取代随着工作移至云端而变得愈加不合时宜的旧式 VPN 和防火墙。对于 COVID-19 会加速淘汰多少产品并使 Cloudflare for Teams 变得不可或缺,我们几乎一无所知。

我们俩在三月中旬接到了许多电话,最先联系我们的是小型企业,然后中型企业变多,最后大型企业甚至政府组织也来找我们寻求生存之道,因为在他们的团队转变为居家办公后,旧式硬件已跟不上步伐。我们决定牺牲短期利益,通过允许客户免费使用 Cloudflare for Teams 至九月份来帮助不同规模的企业渡过这场危机。

正如我们在一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所说,这场危机的超级英雄是医疗专业人员和科学家,是他们在照顾病人并寻找治愈方法。但互联网一直是整个过程中的忠实伙伴。而且,作为互联网的守护者之一,我们为能在最需要时确保其在全球范围内快速、安全和可靠地运作而感到自豪,也为 Cloudflare 产品帮助企业在这段前所未有的日子里更多地仰仗互联网继续运营而感到骄傲。

迎接未来挑战

回馈互联网是我们的核心使命,我们也不会回避挑战。未来有许多挑战等待着我们。一个多月后,美国将举行大选。2016 年大选后,我们与世界其他地方一样,担心旨在凝聚人们力量的技术会被用来颠覆民主进程。我们下定决心,必须采取一些措施来防止这种情况再次发生。

三年半前,我们启动了雅典计划,向所有地方、州或联邦官员免费提供网络安全资源,为美国选择管理出力。若无稳定的政府作为基石,Cloudflare 不可能发展到今天的地步。而且我们认为,当这一基石受到挑战时,我们有义务提供资源来捍卫它。

目前,我们正在帮助保护美国一半以上州的选举基础设施。在大选前的最后几周,我们的团队也会全天候工作,确保整个过程公正并且不受网络攻击干扰。

未来还有更多挑战,我们也会迎难而上。出于好意,全球各地的政府越来越多地想办法规范互联网以保护其公民。尽管有着崇高的目标,但风险是可能会诞生一系列惟有互联网巨头才能成功驾驭的法律。我们坚信,我们必须积极参与围绕这些法规进行的对话,努力确保当网上运营变得愈加复杂时,我们仍然使 Cloudflare 成立之时互联网给予我们的机遇能为未来的创业者和企业家所利用。

为互联网而奋斗

过去 10 年里,与技术相关的一些乐观情绪似乎在消退,这让我们痛心。科技公司给人的感觉已从过去能够不做坏事,变成了如今能够不做好事。而且,随着我们观察行业的发展,我们对这种转变也感同身受。有太多科技公司滥用客户数据、罔顾规则、侵犯隐私,不做其运营和服务所在社区的好公民。

但是,我们仍然坚信十年前创立 Cloudflare 时的信念:互联网本身是一种有益的力量,值得我们去捍卫。我们需要继续奋斗,使互联网本身变得更好:始终在线、始终快速、始终安全、始终私密,并且能为所有人利用。

想象一下,假如 COVID-19 危机发生于 2010 年而非 2020 年,造成的巨大破坏将会多么令人震惊。区别在于我们今天有更好的互联网。我们为自己在帮助建设更美好的互联网中所发挥的作用而感到自豪。

虽已过去十载,但我们才刚刚起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