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高兴宣布 Cloudflare TV 即将开播,这是通过Cloudflare 网络播送,覆盖全球的 24x7 全天候流媒体电视台。您可以调至预播电台,并从以下网址查看节目表:cloudflare.tv

首次直播将于 6 月 8 日(星期一)太平洋时间中午 12:00(1900 UTC)开始,届时我将与 Chris Young 对话(添加至日历)。Chris 的最近一个职位是 McAfee 的 CEO,从上世纪 90 年代经营自己的初创公司 Cyveillance,到担任 AOL、RSA、VMWare、Cisco 和 Intel 等公司的领导,他的整个职业生涯都是在定义网络安全行业。希望您到时收看,并且继续关注我们团队准备的所有内容。

问题来了:Cloudflare 究竟为何要推出一个 24x7 电视台?

电视和技术大会的联合力量

我出生于 70 年代,成长于 80 年代,职业生涯则始于 90 年代。作为背景,我们所有人观看的大多都是线性电视。我几个月前了解到,Cloudflare 联合创始人兼 COO Michelle Zatlyn 曾经和我一样喜爱儿童电视网的教育节目“3-2-1 Contact”。Cloudflare 的 CTO John Graham-Cumming 和我在 90 年代末和 00 年代初观看的大多都是 TechTV 的“Call for Help”和“The Screensavers”这样的节目。与 Cloudflare 团队中许多人交流后发现,我们的人生中有着同样的试金石,都曾着迷于探讨技术话题的节目。

在某种程度上,这种共同的经历已被现代技术大会所取代。我认为,技术大会具有四个让人流连忘返的关键特征,重要性由低到高依次为:1. 风趣的人做主题演讲;2. 产品和新功能演示;3. 与技术专家对话;4. 与同龄人社交互动。

RSA 和 CES 不行… 但事情不就是这么做的吗?

技术大会也有不少缺点。人人抱怨参加消费电子展或 RSA 的经历,因为从很多方面来看,都是花很多钱去远离家人的地方,住难以预订的酒店,吃不健康的食物,像牛一样赶来赶去。然而,以上四点的价值足以让我们继续乐此不疲。

或者说… 曾经是。考虑到当前的疫情,似乎要许久之后我们才会再次参加技术大会。所以在 Cloudflare,我们开始思考,有没有一种办法能在 COVID-19 肆虐的世界中重现这些最佳特征(而不遭受最坏影响)?

COVID 改变了一切

Cloudflare 在亚洲设有办事处,我们从该地区采购设备硬件。由于病毒首先袭击了这些地方,我们很早就意识到了它的影响。我们及早调整了亚洲办事处的工作和差旅政策。后来,我们又做了一件事:打电话给受影响地区的公司,询问他们采取了哪些在人人居家办公的时期仍然有效的举措。

从多家公司获得的答案中,脱颖而出的是赋予团队更多权利以尝试新的想法来吸引客户。我记得与一家化妆品公司的对话,他们在参会之前曾通过面对面活动来销售他们的大部分产品。疫情来袭后,他们不得不发明新的策略。他们不知道什么行得通,也没人知道。因此,他们授权销售团队中的每个人开展实验。这家公司的营销主管告诉我,“其中有些被证实卓有成效,即使在这场病毒危机过去后,我认为我们也不会再回到面对面现场活动了。”

因此,当我们叫停会议和差旅并且全世界都改为远程工作时,我去找了负责管理 Cloudflare 营销团队的 Jake Anderson,让他将策略转向授权销售和营销团队中的每个人来进行实验。这种事情在我这样的创始人兼 CEO 看来意义非凡。而从 Jake 这样经验丰富的营销专家眼光来看,这是一场糟糕透顶的恐怖行动。

Jake 深吸一口气,解释了这种策略的危险。我们团队由数百人组成,如果各自进行实验,或许会带来一些好处,但同时也有可能造成许多混乱。“你的上一家公司是一家反垃圾邮件公司,对吗?”他反问道,“你真的希望每一名团队成员都冒风险,也认为发送大量电子邮件是个好主意?”现在您知道为什么是 Jake 在运营我们的营销团队了。

电视成为新型技术大会

但他是一个有风度的人,没有完全拒绝这个想法。相反,我们开始头脑风暴,看看有没有办法让我们的团队进行实验,即使是怪诞、疯狂的想法也没问题,但要有某种结构和框架,让各种失误能得到控制。开通 Cloudflare TV 的想法由此诞生。

如果您读过历史,这其实与 MTV 的诞生没有什么不同。那也是一个实验,没人知道这种形式是否可行。早期的主持人有很多自由来尝试新事物。而且,从中发生了许多奇迹。一路走来,它让一个社群和一代人凝聚在了一起。

Cloudflare TV 简介:一个实验的平台

Cloudflare 不太可能演变为电视网络。但我很高兴为我们的团队提供一个场所,让他们开展实验并与 Cloudflare 社区进行交流,不受这样一次大封锁的影响。这个社区在 Web 性能、互联网安全、边缘计算和网络可靠性等主题上有着共同的兴趣。而且,280 多万 Cloudflare 客户也是这个社区的一员,比 MTV 2018 年收视人数的四倍还多。天晓得呢!

可以期待些什么?我们会有每周播一次的定期节目。我计划主持一个脱口秀节目,与我敬佩的企业家和商业领袖对话交流(添加至日历)。Cloudflare 联合创始人兼 COO Michelle Zatlyn 准备做一个每周一集的序列节目“Yes We Can”,展现女性企业家的风采并揭穿科技行业无女人的真面目(添加至日历)。我们的 CTO John Graham-Cumming 计划做的节目叫做“This Week in Net”,探讨 Cloudflare 网络的流量模式所呈现的有趣趋势(添加至日历)。

领导我们研发团队的 Nick Sullivan 正在计划以炉边谈话的形式与加密、人工智能和数据库等领域的计算机科研重量级人物交流(添加至日历)。解决方案工程团队的 Chris Scharff 将成为我们自己的 Alex Trebek,每个星期主持一次“Online Team Trivia”(添加至日历)。销售团队的 Chaat Butsunturn 和加密团队的Watson Ladd 将联合主持“Cooking with Cloudflare”,把他们喜爱的技术和食物配方融合成美味佳肴(添加至日历)。另外,合作伙伴关系团队的 Dan Hollinger 将主持“Silicon Valley Squares”,这是一个模仿老派游戏节目“Hollywood Squares”的节目(添加至日历)。

我们还将举办一些特别节目。本周,我们 Workers 团队的产品经理 Rita Kozlov 将采访 COVID-19 响应计划“Mask a Hero NY”的幕后人物(添加至日历)。技术支持运营团队的 Junade Ali 即将探讨 Pwned Passwords 的隐私保护设计(添加至日历)。产品设计团队的 Bethany Sonefeld 也将做一个有关黑暗模式、无底线馈送和其他操纵软件的节目(添加至日历)。更多精彩节目敬请期待!

突显科技界的多元化声音

我们原定于上周开播 Cloudflare TV。鉴于美国发生的针对黑人社区的恐怖暴行,我们决定将开播时间推迟一周。我们受到了世界各地和平抗议的启发,但我们丝毫不认为刺激他们的系统性问题已得到解决。我们所有人都有许多工作要做。

在过去一周中,我们所做的就是在 Cloudflare TV 中添加更多内容,突出多样性对我们团队的重要性。我们一直认为,由观点不同的人组成的多元化团队更有可能找到最出色、最具创造力的解决方案,从而履行我们帮助建设更美好的互联网的使命。我期待着像 Cloudflare 黑人社团 Afroflare 等组织的各类访谈,他们将讲述自己的职业道路和经验(添加至日历)。另外,“Spotlight on Latino Excellence”将采访 Cloudflare 团队中的拉丁裔成员(添加至日历),而“Everyone at the Table”则会从多样化的角度来探讨当日话题(添加至日历)。

作为一家公司以及整个技术社区,我们有许多工作要做,以引入更多的多样性。我希望 Cloudflare TV 可以提供一个平台,突显我们团队以及我们欣赏的其他组织中被低估群体中的杰出人士。我期待着周一与 Chris Young 的对话(添加至日历)。

收看精彩节目,体验极客快乐

我们的目标是尽可能让内容更具互动性。我们将采访现有的客户和合作伙伴。也会让更多内容以直播形式呈现,以便许多节目的主持人回答观众提出的问题。只要收看节目,您便有机会聆听缔造 Cloudflare 的产品经理和工程师的心声,还可以向他们提问并获得实时反馈。

或许会有不少混乱。我们无一担任过电视制作人。MTV 成立之初经常发生黑屏故障,制作质量不尽人意,一些实验也无效果。运气好的话,我们也大致如此。不过,如果足够幸运,我们也有希望造就一些奇迹。我一直在提醒我们的团队,如果我们试图追随 MTV 的脚步,他们最大的成功是“Jersey Shore”,那么我们把目标定低了。

因此,希望您收看精彩节目,体验极客快乐,融入到我们这个群体,更深入地了解 Cloudflare 及其缔造者。而且,如果效果不错,那我们当中也许没有人再需要参加 RSA 了。

查阅 Cloudflare TV 收视指南:cloudflare.tv/schedule